js6666金沙登录入口 - 主页欢迎您

教学与学科 > 卓越新闻 > 学生作业
学生新闻采写 | 长达二十年的坚守:复旦旧书店保留纸质阅读温情,店面关闭仍有回旋余地
供稿:      2021-01-08

      2020年12月27日下午1时许,复旦社会学院的何老师从柜架上挑选了一套冯作民译注的《白话左传》,放在一旁的书堆上。作为复旦旧书店20年的忠实顾客,何老师前前后后来到这里已有上千次,最长不超过半个月,最短三五天,一定要来这里读会书。复旦旧书店的老板张强与他相熟,何老师与他们碰面,张强老板笑着招呼他说:“何老师,今天也来啦!”

      12月23日,新民晚报的一篇“开了21年的复旦旧书店将关门谢客”的报道引起关注,老板张强表示,与五角场街道签约的租赁合同将于12月31日到期,如果不再续约,可能会正式关门谢客。“我觉得还是继续开下去为好,如果关掉的话会很可惜,虽然这样的客观情况可能没有办法被改变。”何老师表达了自己的惋惜。

(何老师选购的《白话左传》)

书类丰富齐全,复旦旧书店物美价廉

      复旦旧书店位于杨浦区政肃路55号,距离最近的复旦大学南区约300米。在聚集网咖、饭馆的一条街道上,旧书店并不起眼,一块小小的竖标牌挂在一个楼梯道旁,上面用繁体字标明“复旦旧书店”,旧书店就在这栋楼房的二楼,左边是美甲店,右边是国年路菜市场,三层是一家宾馆。沿着窄窄的楼梯上到二楼,在左手方向可以看见一块小指示板,上面挂着一张纸,写着“书店请进”,旧书店也就在左边窄门里,门内堆放了3列高高的书堆。

(复旦旧书店的外观)

      旧书店分上下两层,面积很小,约100平方米,书店的布局呈四分之一圆的形状。可以说,旧书占据了大部分空间,一层二层的书架围绕着墙壁摆放,一层的空间更大,还有几列突出的书架安插在其中,不仅是在书架上,在楼梯两侧、收银台的四周,还有书架旁的地上,都有成堆的书籍,由于本身的面积就不大,再加上图书堆放之多、杂,可供人自由活动的空间也较小。

      据店主张强介绍,复旦旧书店现有五万五千册左右的图书,以文史哲政治社科书种为主。据观察,书店的书籍种类齐全,有大量的人文类的专业书籍,也有部分体育、现代休闲小说、理科类的书籍,在这些书籍中,还穿插着少量的教科书,以及偶尔可见的日语、俄语、西语等外文原著。同一本书籍,如《西游记》,可以在这里找到不同版本、不同年代的其他样式。旧书的时间跨越范围大,有近几年上市的小说,也有已经封皮剥落的古旧线装书。

(复旦旧书店的内部场景)

      在每本书的封底,会有铅笔标注的数字,即该书的价格,大部分在15元、20元左右,也有较为昂贵的书籍。这些书的价格均为店主估算得来,“旧书的价格会根据书的品质来估算的,我们根据自己长期积累的经验,通过评估书籍的市场价值和学术价值来定价,市场价值是看该书是否珍稀。”店主张强解释,旧书店没有“打折”一说,因为一般的旧书价格都会更便宜。

      书店从早上9点半营业至晚上7点,除去春节假期全年无休。复旦旧书店深受附近复旦师生的喜爱,同时也吸引了不少远处市民慕名而来。刘先生原来是复旦大学的学生,2012年第一次来到旧书店,在这里淘到不少英语和日语的原版书籍,虽然现在因为太忙,没有多少时间来这看书,但这几年的经历在他看来非常珍贵。在现场,有位7岁的小朋友在四处找书,他告诉记者,他的爸爸用十块钱给他买了一本三国演义,还有十六本《少年特战队》,这间书店,是他的朋友推荐给他的。

(店主用铅笔标注书的价格)

从“旧书超市”到“复旦旧书店”,张强探索经营旧书店模式

      复旦旧书店的前身“中国科技图书公司”创办于2000年,是一家卖新书的店,店主另有其人。现店主张强当时是一名员工,同时,他于1999年在复旦大学文科图书馆前摆地摊卖旧书,对于旧书较为熟悉,于是在他的建议下,原店主在二楼深处的一块角落里开辟了几十平米大小的地,创了一间旧书店,叫“旧书超市”。在2003年左右,原店主认为新书的经济效益并不理想,由于网络的冲击,市场也在萎缩,于是决定将整个五六百平米的空间,都用来做旧书店。

      然而,到了2006年,原店主觉得旧书店的经济效益也并不佳,决意将整个书店全部关闭,但在张强的坚持下,最终保留了现在这块地来做旧书店,张强为旧书店的店主,这块地是原来书店的办公室。从06年后,旧书店没有发生较大的变动,一直经营至今。

(一列书架上的陈旧古籍)

      做旧书店需要有大量的书籍来源,张强想出了以租赁的形式代售的方法,即召集上海所有做旧书的人,以租书架的形式获取书源,进行代售,收取相应手续费,每个书架收25%的提成,做满一个书架的指标有奖励,最高峰时期有40多人,其中有退休老师、居民、有做旧书生意的人,直至现在还有两三个人在进行代售。

      “二手书店并非如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,一本书是经过多方转手再进入旧书店的,也不是是从废品站收购回来。我们的书很多都是从学者书柜上收下来的,有喜欢阅读的人不断买书放在家里,到了放不下的时候,会把相对于他来说不那么重要的书卖到我们的旧书店来,形成新的市场。”张强说道,复旦旧书店的二手书来源有很多,一种是老先生不再做学术后,他会把多余的书卖出来,二是有很多读者家中的书堆放不下了,也会卖给旧书店,还有一种情况是,一些书流入废品站后,会由旧书店方挑选出来。

(正在逛旧书店的读者)

      复旦旧书店至今已创办20年,因位于复旦周边,读书氛围浓厚,形成了稳定的读者群和市场,“读者之间会互相分享优质书店,很多人就会说自己在‘复旦那边的旧书店’选购了好书,于是口耳相传,别人就称我们为‘复旦旧书店’,在挂牌时,我们也就如此改名了。”张强说。

      “有位复旦经济系的老先生叫郭景仪,现在可能已经快一百岁了,是我们书店非常忠实的老朋友,大概在今年十月份前后,他还让他的家人们搀扶他来我们书店逛书,这些读者,他们是一辈子也离不开阅读的。”张强回忆起过去说道。如今,在现场也能看见几位年纪较长的老人在店里闲逛,他们都是书店的老读者,收银台上放置的纸币柜也是专门为他们保留的。

旧书店面临关闭处境,但仍有“缓冲期”

      店主张强向记者提及当前书店盈利状况,他称,复旦旧书店在实体书店中的经营状况已算不错,但实际线下书店整体运营是很困难的,这与电子书的冲击有关。在张强看来,纸质书籍无法被电子书所代替,阅读纸质书,能使人静下心来。同时他也强调了旧书及旧书店的独特意义。逛旧书店不需要带有目的性,比如就要找到这本书,这样往往会很失望,因为并不一定能找到,但是无目的地随便逛逛,偶然发现一本自己心意的书,这就是一种惊喜,也是旧书店的魅力。

      “我国每年进入市场的新书可能有上百万种,刚刚上市的新书,一般的人可能无法明晰地判断它的价值,只有经过数年时间的沉淀,书的品质优劣才能有所展现,进入我们的旧书店的书就是经过一个时间的沉淀,优质的书被留下来,劣质的书被踢出去,这样就省去了读者对于新书品质判断和考验的时间。同时,旧书也是一种可能绝版的工艺,约莫在92年以前的书籍大多是铅印本的装帧,如今已很难见到,旧书店则可以传承这样一种具有历史价值的工艺。”张强表示。

(复旦旧书店进门处)

      遗憾的是,由于近来街道的整体规划,复旦旧书店所在区域将纳入改造范围,与五角场街道签约的合同也将于12月31日到期,如果不再续约,可能会正式关门谢客。但由于媒体和政府的关注,仍有积极沟通的可能,在还没有整体规划前,书店还会保持现状,据张强预计,复旦旧书店在2021年上半年之前应该还会正常营业,但之后是关门还是换地方重新营业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如果续签,书店可能会重新装修,但风格、格式不变,只是把内部建筑做得牢固一点,书也准备重新换一批。

      从未有过对外宣传,凭借着声誉,旧书店在复旦周围获得不断的客源。张强店长在这间小小的空间里坚守了20年,所有的工作全由夫妻二人完成。对于他的旧书事业,张强感慨道,“旧书就是我整个生命的全部付出。”从“旧书超市”到“复旦旧书店”,张强一直在为他的职业理想努力着,小小的收银台上,还摆放着刚刚趁着空闲时间吃完的牛肉拉面,2020年12月27日下午1点30分左右,营业仍在继续。


阅读   1797
 
02/04
2023
COMM
ECNU
 
按周 Week
传院
日志
29
Sun.
30
Mon.
31
Tue.
01
Wed.
02
Thu.
03
Fri.
04
Sat.